--
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10
11.27

A Hanging

Category: 語言轉換
《 翻譯練習 》
喬治歐威爾的短篇小說
話說這標題不知該怎麼翻譯
所以就沒翻了



那是在伯瑪城,一個飄著雨的濕潤早晨。一絲蒼白的光線,帶著仿若錫紙的色澤,斜照入監獄庭院的高牆之中。我們在死刑牢房外等待,一排鐵欄亙在面前,令人聯想到關動物用的獸籠。每間牢房的大小約計為十呎平方,除卻木板床以及壺裝飲用水,幾乎是空無一物。在其中幾間,褐色皮膚的男人沉默地蹲倨於深處,將毛毯披掛在身上。他們皆已被判處死罪,絞刑在一兩個禮拜內便會執行。
有位囚犯被帶出了牢房。他是印度人,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。他有著剃淨的頭頂和朦朧濕濡的雙眼,生長快速的茂密落腮鬍,在身體比例上顯得異常惹眼,就像是電影中滑稽演員所會有的造型。六名高挑的守衛看守著他,帶領他到絞刑台。其中兩名拿著配備刺刀的來福槍,其他人則用手銬銬住他,將一串鏈條穿過手銬,繫在他們的腰帶上,並且喝斥他把手緊緊貼在身體兩側。他們簇擁在犯人身邊,以手小心且仔細地抓住他,就像是在確認他的存在。他們的舉止好似是在抓著一條一息尚存的魚,害怕牠會跳回水中。但是那個人卻毫不抵抗地站著,雙手無力地聽任繩子指揮,彷彿無感於周遭的事物運行。
八點的工作鈴響起,孤寂的聲響被空中的濕氣所稀釋,飄進遙遠的兵營裡面。監獄管理人站在離我們有一段距離的地方,悶悶地以他的手杖戳刺碎石,在製造出聲音的同時不住擺首。他過去是名軍醫,有副遮住下半臉的灰色落腮鬍,以及粗啞的嗓音。「看在上帝的份上,快一點,法蘭西斯。」他不地說:「那個男的現在該死了。你還沒準備好嗎?」
獄卒領班法蘭西斯是位體態肥胖的拉威人,身著白色斜紋西裝,佩帶金框眼鏡。他揮了揮手。「是的是的,先生。」他興致高昂地說:「一切都如你所願地準備好了。劊子手正在等呢。我們可以著手下個步驟了。」
「那麼,就快走吧。那些囚犯要等處刑完才吃得到早餐。」
我們啟程前往絞刑台。二名守衛貼在犯人的兩側行走,排成一行縱列走上斜坡;其他兩人靠在他旁邊,握住他的手臂與肩膀,既像是在催促,又像是在支持他。至於我們這些官吏則跟在後面。大約走了幾十公尺後,這行列隊猛然遭到了打斷,原因並非是出自於不意的命令或警報。我們遇見了極為棘手的事態--有隻狗,不知打哪兒跑出來的,出現在庭院裡面。牠大聲嚎叫,在我們之間穿梭跑動,扭擺牠的身體,為發現這麼多人類聚集而感到興奮。牠是隻全身長滿毛的大型犬,有一半大麥町血統,另一半屬於雜種狗。牠在人群中鬧了好一陣子,接著,不待任何人有反應的機會,牠衝向那名受刑者,跳起來意圖舔他的臉。每個人都呆立在原地,太過震驚,甚至沒想到要把牠抓回來。
「到底是誰把這隻粗暴的野獸放進來的?」管理人怒道:「隨便哪個人都好,給我抓住牠。」
一名與隨行隊伍保持距離的守衛,笨拙地追在那隻狗的後面,但是牠卻優雅而輕巧地躲過了他的追擊,好似是在玩耍。有名年輕的歐洲裔獄卒抓起一把石子,嘗試用投石把狗趕走,但是牠卻閃開了,繼續跟在我們後面。牠的吠聲在監獄的牆壁間不斷迴響。那名受刑者,在兩名守衛的掌控下,漠然地看著眼前這一幕,彷彿這不過是行刑前的常態。又過了幾分鐘,才有人費了好一番力氣,把狗給抓住了。然後,我們在狗的項圈空隙間塞入一條手巾,重新出發前往刑場。那隻狗仍然不住地掙扎與低吠。
離絞刑台約四十呎外,囚犯坦露的褐色背部,自我眼前晃過。儘管雙手被綁住,姿態笨拙,就像是從未伸展過膝蓋,他仍踏著平穩的步伐,朝前逡循而去。他邁出的每一步,皆在石礫地上留下印痕,他的肌肉自然地運作著,幾綹髮絲上下搖動。有個男人抓著他的肩膀。他走至某處時,稍微往旁偏去,以避開路面的一隅水漥。
幾乎可說是好奇,但我在那之前從未思考過,摧毀一名身體健全、具有清明意識的人類,究竟意味著什麼。在看到囚犯避開水漥的舉動時,我彷彿窺見了謎團的一面,心底對於在生命盈滿充沛的時刻,必須將其結束這件事,生出難以形容的錯置感。他並不像是垂死之人,僅僅為活著,就與你我一樣。他體內的器官仍在不辭辛勞地運作--腸胃消化食物,皮膚代謝,指甲生長,組織一如往常地生--既神聖又荒謬。站上絞刑台的那一刻,他的指甲仍無時無刻地長。自空中落下的十分之幾秒間,他的雙朣映照出橙黃的石地以及灰色的高牆,腦內仍在回憶過去、預見未來,思考現下的際遇--甚至是地上的一灘水漥。我們曾走在一起,看著、聽著,感知同樣的世界;不過兩分鐘,剎那間,一個人便倉卒地走了--失去了神志,他眼中的世界亦永遠消失。
絞刑台在一小片空地上佇立著,場地與監獄的主要腹地分開,被滿佈針刺的茂盛雜草所覆蓋。絞架是由三面磚頭構成與支撐,上面放置著鋪板,更上方是兩條樑架,還有掛著鬆垂繩結的木。灰髮的劊子手,身穿監獄囚犯的白色制服,在他的器械旁等著。他以屈膝禮恭候我們的來臨。法蘭西斯朝兩名守衛說了幾句話,他們抓得更緊了一些,半是誘導,半是推逼地將犯人帶近絞架,並幫助動作不靈敏的他走上階梯。接著劊子手也爬了上去,把繩索固定在他脖子上。
我們在五呎外屏息等待。守衛在絞台邊圍成一圈。然後,就在套索收緊的同時,犯人開始高聲呼喊他的神的名字,不斷地重複。「Ram!Ram!Ram!Ram!」他的呼喚既不急切,亦不包含恐懼,而是穩定且帶有韻律,一如教堂的鐘聲。那隻狗以哀鳴呼應他的叫喚。劊子手還站在絞刑台上,拿出一個類似於麵粉袋的棉袋,把他套在犯人的頭上,蓋住對方的臉孔。但是那聲聲呼喚,儘管被布料所屏蔽,卻依舊持續,一遍又一遍:「Ram!Ram!Ram!Ram!」
劊子手自絞刑台上爬了下來,定定地站著,拉緊控制桿。感覺上過了好幾分鐘。囚犯發出的聲響,透過布袋,仍然平穩地一再重複:「Ram!Ram!Ram!Ram!」沒有一刻的猶疑。管理人的頭垂至胸口,他緩慢地以手杖撥弄地面,也許是在計算喊叫聲的次數,給予犯人最後的通融--五十次,大概吧,或者是一百次。每個人都變了臉色。那些印度人的面容轉為黯淡,灰暗得有如劣質咖啡的成色,有一兩個人所攜帶的刺刀在輕微顫抖。我們看著犯人懸吊在高空,頭部被捆紮起來,聽著他的呼喊--每次喊叫都代表生命一秒的延長。我們的心中都有著同樣的念頭:喔,快殺了他,讓一切結束吧,快點結束那令人不快的聲響!
霎時間,管理人下定了決心,在抬頭的同時,快速揮動他的手杖。「Chalo!」他近乎殘暴地大吼道。
幾聲鏗鏘後,一切陷入死寂。那名囚犯已經死了,徒留繩子在原地旋轉。我放開狗,牠馬上衝到絞刑台的後面,但又突然停住,叫了幾聲,才退至庭院的一角。牠站在雜草之間,怯怯地看著我們。我們到了絞刑台旁,檢查那付懸吊的軀體。犯人的腳指朝下,還在極為緩慢地來回晃盪,身軀如石般冰冷僵硬。
管理人伸出手杖以碰觸那具軀體,軀體微微晃動。「他已經沒事了。」管理人說。他退到絞架下面,深深吐出一口氣,內心的動盪已自他臉上褪去。他看了一眼腕表。「八點八分。今早就到此為止,感謝上帝。」
守衛解下槍首的刺刀,離開了刑場。或許是察覺到自己所犯的錯誤,那隻狗低吟著,亦步亦驅地跟在他們後面。我們走出刑場,越過死刑牢房,進到監獄的敞中庭。在帶著短棍的守衛的指示下,犯人準備領取他們的早餐。他們蹲成一排,手上捧著淺淺一碟錫盤,等待二名到處走動的守衛以杓發放米飯。在處刑過後,這一切彷彿將我們帶回了日常的歡欣場景,隨之而來的是工作結束的龐大解脫感。我們從而感覺到一股衝動,想要笑,想要奔跑,想要放聲歌唱。突然之間,每個人都開始愉快地談笑。
有個從歐洲來的小夥子走到我的身邊,朝我們進來的方向點點頭,臉上帶著彷彿知道些什麼的笑容:「您知道嗎,先生?我們的朋友(他指的是那個被弔死的人)在聽到上訴被駁回後,嚇得在牢房地板上撒了一泡尿--拿我的煙去吸吧,先生。喜歡我的新買的銀煙盒嗎?這是我花了兩個盧比又八個安那,從印度商人那裡買來的。正統的歐洲風格。」
有幾個人笑了--是出自於什麼原因,似乎沒有人清楚了解。
法蘭西斯走在管理人身旁,喋喋不休道:「先生啊,這個結局相當令人滿意。像那樣喀嚓一聲,就乾脆地結束了。事情並非總是--喔,不不不,我知道有些案例,必須勞煩醫生上絞刑台拉犯人的腳,才能確認犯人是不是已經死了。那可麻煩著呢!」
「身體還在動,對吧?那可不好。」管理人說。
「啊,先生,更糟的是,他們有時會變得非常頑強!我記得有個男人,在我們要把他帶出去時,拼命抓住鐵欄不放。您大概不會相信,先生,我們動用了六個守衛才把他搬開,其中三個負責抓住他的雙腳。我們試著和他講道理。親愛的老兄,我們說,想想你給我們帶來了多少痛苦和困擾!但是他死也不聽!唉呀呀,真的是非常傷腦筋。」
我發覺自己在笑,笑得非常大聲。所有人都笑了。甚至連管理人也以一種容忍的態度微笑著。「你們最好出來喝點東西,」他親切地說道:「我的車子裡還有一瓶威士忌,就一起喝了它吧。」
我們穿過監獄的雙層大門,來到馬路上。「拉他的腳!」一名當地人出身的行政官突然大叫道,接著爆出一陣竊笑。我們又笑了起來。在這一刻,法蘭西斯述說的那則軼聞顯得再荒唐不過。我們舉杯對飲,無論是本地人或是歐洲裔,皆友好而和睦地一同啜飲醇酒。幾百公尺外,死者正在沉眠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lahtitime0.blog97.fc2.com/tb.php/108-3c45f747
トラックバック
コメント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